<span id="vnhsm"></span>

          <dd id="vnhsm"><big id="vnhsm"><video id="vnhsm"></video></big></dd>
          <rp id="vnhsm"><object id="vnhsm"></object></rp>
        1. <dd id="vnhsm"><track id="vnhsm"></track></dd>

          地鐵命名新規出臺,提升透明性是根本

          來源:金羊網 作者:耀琪 發表時間:2019-03-21 09:59

          近日,廣州市民政局印發實施《廣州市地鐵車站命名規則》,按新規定,地鐵車站命名不得使用樓盤、企業字號、商標名稱以及商業性建筑物名稱。此規定一出,立刻刷新了街坊的印象和認知,引發熱議。如果真按規則執行,廣州地鐵恐怕有一大批站名要改了,不過,能改得掉嗎?

          按這次的規定,地鐵車站命名應當遵循“名地相符、指示明晰、用字規范、詞語簡潔”的原則,一般按照區片名稱、標志性公共場所名稱、道路名稱先后順序進行派生命名。這意味著,地鐵站命名要有歷史根據,是公眾約定俗成的,不是橫空冒出、勉強拼湊的。同時,要按照從整體到局部的順序來選擇名字,最大的是片區,而不是某個地點或單位。

          如果按照新規定,比如大學爭著要上地鐵站名的想法,今后就可以打消了。除非,這個區域孤零零就只有一個大學,否則以它命名的可能性就很低。最出名的例子就是三號線的五山站。從建站至今,所在區域的兩所著名大學就爭論不休。尤其是臨近地鐵口的大學,希望自己的校名能成為站名。其參考坐標就在于,上一個地鐵站就叫華師站。憑什么別人側門都可以,我正門反而不行呢?

          大部分地鐵站都是坐落于城市中,服務于客流集中地,自然就是多個著名建筑、單位和片區的交合部位。無論是以誰命名,都會成為一種專屬“名譽”,長久受用。同時,這也是對他者的無情排斥。被排斥的感到“受傷”的,可能是大學,可能是景點,可能是企業,還可能是當地街坊、村民、校友。這成為多年來縈繞地鐵新線的一種永不止息的民間爭議綜合征。

          與群眾樸素愿望和約定俗成相對應的是,廣州地鐵也有相當部分站名的命名是莫名其妙或者憑空而來。原因就在于,地鐵命名非但不是一種精準學科,更是政經力量的多重作用的結果,甚至地鐵自身都無法掌控。比如有的站名長達五六個字,就是一種對當地土著和著名單位的雙重妥協。拗口、不便傳播、不便翻譯,恰是這次規定明確反對的:不得采用兩個及以上的區片名稱或其他名稱重疊命名。

          規定還明確了不得重名,避免同音、近音、歧義等。二號線的蕭崗站和八號線的曉港站,就是個失敗的近音命名,每次發音都會讓外國人一頭霧水。再比如四號線的官洲站,發音也和“廣州”太相近,實在很不可取,假設叫官洲島就沒有這個困擾了。可見,地鐵的命名可能缺乏高度精細化的篩選,沒有考慮到更多的可能性,以至于后面歧義和爭議四起,卻很難改回去。

          總而言之,命名規則是好東西,但真要落實,注定要和習以為常的潛規則和命名慣性產生沖突。所以,地鐵命名首先還是要廣開言路,留給民間足夠的討論時間,讓民眾對這種重要的公共事務有足夠參與權。不能因為擔心名稱過早曝光“被利用”而暗箱操作。最后車站名只能有一個,不能兼顧所有人的愿望,但只要過程是敞開透明的,大家只能接受公論,這比不加討論就倉促上馬要強得多。

          耀琪

          編輯:寶厷
          數字報
          地鐵命名新規出臺,提升透明性是根本
          金羊網  作者:耀琪  2019-03-21

          近日,廣州市民政局印發實施《廣州市地鐵車站命名規則》,按新規定,地鐵車站命名不得使用樓盤、企業字號、商標名稱以及商業性建筑物名稱。此規定一出,立刻刷新了街坊的印象和認知,引發熱議。如果真按規則執行,廣州地鐵恐怕有一大批站名要改了,不過,能改得掉嗎?

          按這次的規定,地鐵車站命名應當遵循“名地相符、指示明晰、用字規范、詞語簡潔”的原則,一般按照區片名稱、標志性公共場所名稱、道路名稱先后順序進行派生命名。這意味著,地鐵站命名要有歷史根據,是公眾約定俗成的,不是橫空冒出、勉強拼湊的。同時,要按照從整體到局部的順序來選擇名字,最大的是片區,而不是某個地點或單位。

          如果按照新規定,比如大學爭著要上地鐵站名的想法,今后就可以打消了。除非,這個區域孤零零就只有一個大學,否則以它命名的可能性就很低。最出名的例子就是三號線的五山站。從建站至今,所在區域的兩所著名大學就爭論不休。尤其是臨近地鐵口的大學,希望自己的校名能成為站名。其參考坐標就在于,上一個地鐵站就叫華師站。憑什么別人側門都可以,我正門反而不行呢?

          大部分地鐵站都是坐落于城市中,服務于客流集中地,自然就是多個著名建筑、單位和片區的交合部位。無論是以誰命名,都會成為一種專屬“名譽”,長久受用。同時,這也是對他者的無情排斥。被排斥的感到“受傷”的,可能是大學,可能是景點,可能是企業,還可能是當地街坊、村民、校友。這成為多年來縈繞地鐵新線的一種永不止息的民間爭議綜合征。

          與群眾樸素愿望和約定俗成相對應的是,廣州地鐵也有相當部分站名的命名是莫名其妙或者憑空而來。原因就在于,地鐵命名非但不是一種精準學科,更是政經力量的多重作用的結果,甚至地鐵自身都無法掌控。比如有的站名長達五六個字,就是一種對當地土著和著名單位的雙重妥協。拗口、不便傳播、不便翻譯,恰是這次規定明確反對的:不得采用兩個及以上的區片名稱或其他名稱重疊命名。

          規定還明確了不得重名,避免同音、近音、歧義等。二號線的蕭崗站和八號線的曉港站,就是個失敗的近音命名,每次發音都會讓外國人一頭霧水。再比如四號線的官洲站,發音也和“廣州”太相近,實在很不可取,假設叫官洲島就沒有這個困擾了。可見,地鐵的命名可能缺乏高度精細化的篩選,沒有考慮到更多的可能性,以至于后面歧義和爭議四起,卻很難改回去。

          總而言之,命名規則是好東西,但真要落實,注定要和習以為常的潛規則和命名慣性產生沖突。所以,地鐵命名首先還是要廣開言路,留給民間足夠的討論時間,讓民眾對這種重要的公共事務有足夠參與權。不能因為擔心名稱過早曝光“被利用”而暗箱操作。最后車站名只能有一個,不能兼顧所有人的愿望,但只要過程是敞開透明的,大家只能接受公論,這比不加討論就倉促上馬要強得多。

          耀琪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榜
          我和公发生了性关系口述,日本wvvw在线中文字幕,欧美性色19p,日本口工漫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