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nhsm"></span>

          <dd id="vnhsm"><big id="vnhsm"><video id="vnhsm"></video></big></dd>
          <rp id="vnhsm"><object id="vnhsm"></object></rp>
        1. <dd id="vnhsm"><track id="vnhsm"></track></dd>

          讓兒童節成為“無網游日” 警示意義大于儀式感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昌俊 發表時間:2018-06-01 11:04

           □朱昌俊

          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觸網”,網游逐漸成為他們的社交核心,不玩游戲的孩子甚至會因為與同伴缺乏共同語言而被孤立。這種現象,對于祖國的未來有何影響?近日,17名院士發出聯合呼吁:包括社交、新聞客戶端在內的各大互聯網平臺,在兒童節這天全面屏蔽網游鏈接,讓兒童節成為“無網游日”,讓孩子們重拾現實生活中的樂趣。(5月31日澎湃新聞)

          據相關統計,2017年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額達到2036.10億元,同比增長23%,游戲用戶規模達到5.83億人。而這其中,游戲玩家的低齡化現象也越來越突出。以近年最最火爆的網游“王者榮耀”為例,11歲到20歲的玩家比例已高達54%。

          不可否認,隨著網絡社會的普及,全民“觸網”自然也包括孩子,但是網絡游戲對孩子的影響有多大,如何幫助孩子建立健康的“游戲觀”,仍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這正是多名院士呼吁讓兒童節成為“無網游日”的一個現實背景。

          對于網游的利弊,目前仍缺乏足夠科學、公正的討論與認知,這一點尤其是在社會對待未成人玩網游的態度上,顯得較為突出。一方面,不少父母、老師將孩子上網、玩網游當作洪水猛獸;另一方面,在手機網游普及后,父母、孩子同玩游戲的場景比比皆是,未成年玩網游在很大程度上又有處于“聽之任之”狀態的風險。很顯然,這兩種態度都不可取。于此現實下,能夠有一個讓成人、孩子都有機會放下游戲的“無網游日”,體驗一下“無網游”生活,能夠對網游有一種抽離式思考,至少值得嘗試。

          不過,這次多名院士所提出的“無網游日”概念,并不單單是讓兒童節告別網游、增強儀式感這么簡單,而是有著更豐富的所指。如呼吁對網游設立嚴格的分級管理制度,加強對涉及不良內容網游的監管懲罰力度;互聯網企業以及各互聯網平臺應加強對網游廣告的管理,嚴格審核網游的推廣信息和推廣場景,不讓孩子們墜入不良商家的“網游陷阱”。類似呼吁,其實早就存在,但讓人尷尬的是,像游戲分級制、網絡游戲限制推廣,這些本該成為一個有著成熟游戲文化,能夠體現對未成年人區別保護的社會應有的監管措施,還遠沒有跟上網游市場和網游用戶規模增長的腳步。

          如果說呼吁讓家長在日常能放下手機,給孩子多一點時間和陪伴,是一種文化、習慣層面的軟性倡導,那么,在網絡游戲的監管上植入更多的未成年人保護措施,要求網絡游戲的開發者能夠承擔起更多對未成年人的保護責任,則更應該成為制度層面的“硬”要求。誠然,今天的世界,已經不可能退回到無網絡狀態,包括絕大多數未成年人也必定是在網絡環境中成長起來,但是,“觸網”是必然,并不是說對所有人都一樣。未成年人天然應處于社會的優先級保護序列,對他們過度介入網游,或者說網游文化無別差地“侵蝕”他們,整個社會都不該視而不見,建立針對性的干預體系,刻不容緩。

          在每年“六一”兒童節當天,基于共同的社會責任,為起到警示效果,全體網游運營服務商能夠在某個時段暫停服務器運行,各大網絡平臺能夠主動屏蔽網游內容和游戲鏈接——這個呼吁到底能不能實現,或者說是否真的必要,可以討論。但借由“無網游日”的倡議,讓全社會對網游特別是對網游之于未成年人的關系有更多的理性思考,并由此推動從制度層面強化網游領域的未成年保護力度,理應得到更多認同和支持。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讓兒童節成為“無網游日” 警示意義大于儀式感

          金羊網  作者:朱昌俊  2018-06-01

           □朱昌俊

          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觸網”,網游逐漸成為他們的社交核心,不玩游戲的孩子甚至會因為與同伴缺乏共同語言而被孤立。這種現象,對于祖國的未來有何影響?近日,17名院士發出聯合呼吁:包括社交、新聞客戶端在內的各大互聯網平臺,在兒童節這天全面屏蔽網游鏈接,讓兒童節成為“無網游日”,讓孩子們重拾現實生活中的樂趣。(5月31日澎湃新聞)

          據相關統計,2017年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額達到2036.10億元,同比增長23%,游戲用戶規模達到5.83億人。而這其中,游戲玩家的低齡化現象也越來越突出。以近年最最火爆的網游“王者榮耀”為例,11歲到20歲的玩家比例已高達54%。

          不可否認,隨著網絡社會的普及,全民“觸網”自然也包括孩子,但是網絡游戲對孩子的影響有多大,如何幫助孩子建立健康的“游戲觀”,仍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這正是多名院士呼吁讓兒童節成為“無網游日”的一個現實背景。

          對于網游的利弊,目前仍缺乏足夠科學、公正的討論與認知,這一點尤其是在社會對待未成人玩網游的態度上,顯得較為突出。一方面,不少父母、老師將孩子上網、玩網游當作洪水猛獸;另一方面,在手機網游普及后,父母、孩子同玩游戲的場景比比皆是,未成年玩網游在很大程度上又有處于“聽之任之”狀態的風險。很顯然,這兩種態度都不可取。于此現實下,能夠有一個讓成人、孩子都有機會放下游戲的“無網游日”,體驗一下“無網游”生活,能夠對網游有一種抽離式思考,至少值得嘗試。

          不過,這次多名院士所提出的“無網游日”概念,并不單單是讓兒童節告別網游、增強儀式感這么簡單,而是有著更豐富的所指。如呼吁對網游設立嚴格的分級管理制度,加強對涉及不良內容網游的監管懲罰力度;互聯網企業以及各互聯網平臺應加強對網游廣告的管理,嚴格審核網游的推廣信息和推廣場景,不讓孩子們墜入不良商家的“網游陷阱”。類似呼吁,其實早就存在,但讓人尷尬的是,像游戲分級制、網絡游戲限制推廣,這些本該成為一個有著成熟游戲文化,能夠體現對未成年人區別保護的社會應有的監管措施,還遠沒有跟上網游市場和網游用戶規模增長的腳步。

          如果說呼吁讓家長在日常能放下手機,給孩子多一點時間和陪伴,是一種文化、習慣層面的軟性倡導,那么,在網絡游戲的監管上植入更多的未成年人保護措施,要求網絡游戲的開發者能夠承擔起更多對未成年人的保護責任,則更應該成為制度層面的“硬”要求。誠然,今天的世界,已經不可能退回到無網絡狀態,包括絕大多數未成年人也必定是在網絡環境中成長起來,但是,“觸網”是必然,并不是說對所有人都一樣。未成年人天然應處于社會的優先級保護序列,對他們過度介入網游,或者說網游文化無別差地“侵蝕”他們,整個社會都不該視而不見,建立針對性的干預體系,刻不容緩。

          在每年“六一”兒童節當天,基于共同的社會責任,為起到警示效果,全體網游運營服務商能夠在某個時段暫停服務器運行,各大網絡平臺能夠主動屏蔽網游內容和游戲鏈接——這個呼吁到底能不能實現,或者說是否真的必要,可以討論。但借由“無網游日”的倡議,讓全社會對網游特別是對網游之于未成年人的關系有更多的理性思考,并由此推動從制度層面強化網游領域的未成年保護力度,理應得到更多認同和支持。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
          我和公发生了性关系口述,日本wvvw在线中文字幕,欧美性色19p,日本口工漫画 网站地图